《公众号》之《阅读柳士同》

 天光云影(作者)转自《天光云影的花絮》公众号(经授权转载)  


(一)

       因为楚天和田田的缘故,我有缘在之前见过柳士同老两面,都是吃饭,今晚是第二次。柳老给人印象瘦高,声若洪钟,快人快语,完全不像八十多岁老人。他的洞察人性和世界,思维之活跃机敏,完全不输年轻人。暗中和我父亲一比,心中不免唏嘘。


      真正认识柳老,却是回家后读他的随笔集《田野的风》。该集里面文章都是2000年前发在各刊物上的,柳老戏称“豆腐块”,后来是田田和另外一个人用软件扫描原刊转成word格式才得以集结出版。软件识别率一般不会很高,田田初校、柳老复校润色肯定花了不少功夫。为什么如此下功夫?因为这里面闪烁着思想的光辉,有的如明白无误直射的白光,有的如缥缈游离的霞光,有的如散淡如风的轻光,它们可引路,也可休闲,所以集结出版广而告之很有必要。看本书序言,知道柳老还著有《独步晨昏》《拣尽寒枝》《杂树生花》三本,是从四五百篇杂文随笔中精选出来的,应该更值一读。


(二)


      没有学习任务的读书就不单单是读书,而是读作者心路历程、对照警戒自己缺点、心中和作者观点进行辨论、撷取作者书中精华。前一种是学习,重理解掌握,后一种重交流重领会提高,我谓之闲读。退休后无所事,得以任性躺坐地下,抱闲书闲读,高兴了做好饭不理,困倦了合书大睡,或久看窗外流云树影。也正是这种心态下,让我得以酒后闲读《田野的风》,得以阅读柳老。


      闲读几篇下来,有种按捺不住想说的欲望。此书文笔自不必说,思想也可先放放,其他也可略去,首要强烈感到柳老是个真人,是个真真人。


      真人提法出自楚天。何谓真人,我在莽夫《求生》序言说过我的定义,即说真话办真事的人。何谓真话真事?我认为要分层次。绝对真话是自己在心里要对自己说的话。绝对真事是天不知地不知情况下要做的事。能说绝对真话做绝对真事的,顶级是圣者次一点也是贤者。再次之,则真话为可公开说的话,真事为可公开做的事,能这样做的人是君子。反之话不敢公开说事不敢公开做的,是唧唧小人。更甚者,说话做事为千夫所唾弃的,是犬儒。按此标准,柳老当是贤者无疑。书中不紧不慢,说的全是自己内心要对自己说的话,是用心灵之光在探讨自己的心灵,贯穿一个“真”字。


     其次,该书益智,反复讲了“认知的改变和提高”、“事实的真相”的获得、“常识和逻辑”几个基本问题。书内具体文章,都可看做是它们运用的过程和结果,读完再回想,有恍然大悟之感。


     另外,读此书可以从字里行间,从行文布局,从题材,处处感受到柳老是个真性情的人,是个以自由为行为标杆的人。他的自由,不仅仅是外形上想干什么干什么想说什么说什么的自由,而是一种自由自在追求内心人性的自由,这种自由是和煦的,是由内而外的,是内外合一的,是协调如同春风如同秋雨一般自然而纯粹的,是顶级的自由,是自由的自由。他的自由造就了他的文笔,造就了他的为人。读了他的书,也就理解了他为什么快人快语,高谈阔论。


      真性情的人是难得的宝,遇到是缘分,过后会想起。我想席间楚天为什么提起Steve,就因为Steve也是一个真性情的人。


(三)


        自古圣者稀贤者少,但以贤者称柳老不过分,称柳老之书为贤者之书也不过分。贤者之书犹如太阳,有多种营养,不但给你心灵的温暖,还能让你照见自己缺点,照出世间是非污秽,让你心灵发出理性的光。


      读书如交友。读一本好书,就是交一个好友,做一次愉快旅行,做一次愉快谈话。所以遇到好书是缘分。


       此缘分是楚天搭桥,来自于田田,是今晚吃饭柳老送田田的,应既有送懂此书人之意在内,也有感谢整理编辑之辛苦在内,我半道截过,先读为快。


     说起今晚吃饭,甚觉爽快,不得不记。参加者五,柳老,醉青峰兄,田田,楚天,我。楚天组局,在李村“红岛家”,大家AA,田田体谅替我买单。别人的叫饭局,我们的叫说饭,因席间以说为主,吃饭为辅,绝不谈事。席间菜品简单,喝白酒三瓶,言谈激烈,各抒己见,唯为真理,不顾师长。期间楚天多次蒙冤,田田数次痛哭。何也?因关系融洽,因真人说真话也。故今晚饭局柳老是骨,田田是血肉,醉青峰是奇葩,楚天是土地,因为我们都是真人,都或早或晚生存于此种容纳真话真事的宽厚土地。期间谈到的Steve真人,是今晚偶尔飘进的花絮。


      噫!人之相遇,书之相遇,也不过如此。


写于2022年5月20日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