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学车考车与买车

祝贺冰凌先生从事幽默小说创作50周年
(1972年——2022年)
经典回顾系列

文章作于 2007年9月6日,曾载于:《华人》杂志(经授权转载)

卡通汽车图片素材-卡通汽车图片大全-卡通汽车高清图片素材-卡通汽车未来素材

我到美国第二天就学车,卫国在耶鲁校园的停车场教我开车,因为是自动档,很好学,没开几圈,我就自己开起来,还一路开回家。

没过几天,卫国就帮我报名参加驾照考试,十五天后考。因为纽海文市考驾照很严,卫国估计我起码要考两三次才能通过,索性让我抓紧时间先考,考不过再报名。那时我正在“香格李”饭店打工,打工之余便背英文单词,看复习题。我牢牢记住几个关键单词:红绿灯、左拐、右拐、U转、泊车等。

到考试那天,卫国带我去考,我开着卫国的“凯迪拉克”到交通局。考试分两步,第一步笔试,通过了再路考。

笔试是十六道题,答对十二道题算通过,也就是说,错题不能超过四道。幸好有中文答卷,但中文答卷翻译得实在要老命,有的题翻译得模棱两可。我一个人趴在桌上填写,十几分钟便将两张考卷答完。考官把考卷拿到房间里去改,一会儿交给我。我一看,第一张答卷就错了三道题,就指着其中一道题,对考官说:“这是对的。”考官说是错的。我坚持说是对的,考官也坚持说是错的。我再翻开第二张考卷,一看只错了一道题,正好错四道题,也就是说答对了十二道题,可以通过,便不再吭声了。

接着,一位老警官带我路考,卫国说这位老警官最严厉,言下之意我很难过关。我对老警官说,我的英语很贫乏,能否请我兄弟上车做翻译。老警官说了一个字:NO。

我把车开出停车场。他坐在旁边叽里呱啦,我听不懂也不理他,他很失望。车到路口,我听到他的叽里呱啦里蹦出一个单词:左拐。我问他:是左拐吗?他显然很高兴:“对对,是左拐。”在他的指挥下,我左拐、右拐、U转、泊车、倒车、刹车等等,完成了一系列动作。他不吭声,只管在大本子上记什么,最后叫我开回交通局。

我问:“OK?”他说:“OK。”路考居然得了满分。

卫国特别高兴,说今天幸运。接着,我交钱、拍照、等候,拿到了驾照。美国的驾照相当于中国的身份证,可以证明你的身份,上银行、登飞机都管用。当天晚上我就开着卫国的车去打工。

第二天,卫国送我一部德国老大众甲壳虫车,手排档,他把我送到饭店,教了我手排档车的要领,自己便乘巴士回耶鲁了。

当晚,打工结束后,我开着甲壳虫车回家,一路不断熄火,多次停在十字路的中央,挡住四方的来车。我只好热情地左右挥手,美国人还是很友善,笑笑说没有关系,耐心等我启动汽车,终于这么停停开开回到了家。

两个多月后,有一次下雪天,我开着甲壳虫车上坡,由于雪厚路滑,猛踩油门,车子一头冲向路旁的雪堆里,拖回去报废了。

卫国在报纸的广告上看中一辆丰田“凯美瑞”,我花了两千一百美元开了回来,日本车省油,性能也好。

1998年,中国作家代表团要来访,开展中美文学交流系列活动,为了接待方便,我又买了一辆“尼桑”面包车,七座位,后面还有空处,可以堆放行李,到纽约华盛顿,上波士顿大瀑布,非常方便。后来丰田“凯美瑞”被一辆大卡车从背后撞了一下,车的后箱被撞扁(日本车最大的毛病,就是一撞如纸)。对方保险公司来人看了,说:“我们把车子拖走,赔你两千七百美元,你愿意吗?”开了三年半,反赚了六百美元,我说愿意。

1999年,福特公司出了一款新轿车,造型很好。我到西海文的福特车行看了一下,很满意,当场就买下,车行当即办好了车牌,车牌上的英文字母是:“PNO”。

我对车行经理说:“P—NO,不许放屁,这问题不大。但是你该横的不横,该直的不直。”

经理连忙问:“有什么问题吗?”

我说:“你‘N’横起来,不就成了‘H’,‘O’直起来不就成了‘D’,你给我个‘PHD’(博士)多好。”

经理一愣,哈哈大笑。

冰凌简介,本名姜卫民,旅美幽默小说家。祖籍江苏海门。1956年生于上海,1965年随家迁往福州。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毕业。曾任《法制瞭望》杂志编辑部主任。1994年旅居美国。现任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会长、纽约商务传媒集团董事长、纽约商务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国际作家书局总编辑、《纽约商务》杂志社社长、《文化中华》杂志社社长、《国际美术》杂志社社长、海外华文媒体协会荣誉主席、杭州冰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福州大学客座教授、浙江工商大学杭州商学院人文学院名誉院长、兼职教授、福建中医药大学客座教授、河北美术学院终身教授、浙江中华文化学院客座教授、阳光学院客座教授等。1972年开始小说创作,主要从事幽默小说创作与研究,出版《冰凌幽默小说选》《冰凌自选集》《冰凌幽默艺术论》《冰凌文集》等著作。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