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纯:小说《沙漠风云》——节选

经授权转载自《日华女作家》公众号

长篇小说《沙漠风云》片段

长篇小说《沙漠风云》,作家出版社1998年11月出版

第一章

莫斯科宣言

 “啊,日本的群山真美啊。”凯蒂从舷窗上一眼望下去,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

    眩目的阳光底下,不再是漫无边际、死寂得令人生出恐惧的西伯利亚雪原。浩瀚的太平洋托起了一叶绿舟,满山遍野的自然植被,恰像一条绿色的绸巾,抖出日本列岛的绚丽多姿。

    她扭过头来看了看躺椅中的木村幸治,那一张称得上英俊威武的脸正毫无遮掩地露出疲惫的神情。额头前垂下一绺浓密的头发,遮住了沉睡的眼睛。她弯腰拾起滑落在地的毛毯,轻轻盖在他的身上。然后从手提包摸出化妆唇膏,对着一面精巧的小镜子,仔细涂抹起口红。

    飞机盘旋着进入千叶县上空,朝地面斜冲下去,一转眼功夫,从莫斯科飞来的这架大型客机稳稳降落, 打住了滑轮不再朝前移动。

    木村幸治暮地睁开惺忪的眼睛,不料头部一阵剧痛,极度的紧张和疲劳使神经绷到极限,他不得不痛苦地伸出大姆指按压两侧的太阳穴。

    凯蒂娇柔的声音飘了过来,“你再闭眼休息一会吧,我去取大衣。”

    木村合上眼,脑海里再次浮现出莫斯科国际会议的热闹情景。

    前日下午,联合国环境署在朔风搅雪、严寒刺骨的莫斯科召开世界环保会议。克里姆林宫的圆拱底下灯火辉煌,一千多名不同国家的代表和知名人士汇聚一堂。来自日本的特邀代表大和建设公司董事长木村幸治,气宇轩昂地登上讲台,向与会代表托出了一个前所未闻、人类改造撒哈拉沙漠的宏大规划。

    他宣布日本将在撒哈拉沙漠投入巨资,建设世界最大的绿州。木村一字一句地说,这个预定在二〇一〇年实现的规划,一定能为非洲大陆带来新生。

    身材魁梧的这个日本人,在那一刻里,把右手挥向前方,姿势很像苏维埃联邦共和国的布尔什维克领袖—列宁,发出了震撼克里姆林宫的声音:

    “宇宙船‘地球号’上的人们团结起来,为人类征服撒哈拉沙漠而一齐行动。”

    人声鼎沸的会场顿时哑雀无声,人们目瞪口呆,脸上呈现出惊讶的表情。

     木村情绪激昂∶

     “地球经历了一个漫长而缓慢的发展史,但是在不到一世纪的时间里,人类经济社会的发展却严重污染了地球。撒哈拉沙漠在四千五百年前还是一片茂盛的森林,如今不仅变成世界最大的荒漠,还以惊人的速度吞噬四周国家的土地,成为非洲连年发生饥饿和战争的导火线。我们必须正视世界面临的困境;地球还将生存几千万年,人类还将延续千秋万代,然而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每年都在不断地缩减。如果不去及时改造撒哈拉沙漠,非洲在下一个世纪就会濒于灭亡……。因此,我向大会庄严宣布,我愿意在撒哈拉沙漠投入个人名誉和全部财产,做出一个最大的赌注。

“我希望你们相信, 撒哈拉沙漠的版图将出现全球最大的绿洲。这个赌注就是‘二〇一〇规划’,地球有史以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神话。但是我坚信,只要全人类共同努力,这个神话是可以实现的。希望各位代表伸出援手,支持我倡议的地球行动。”

    木村幸治终于跨出了宣言的第一步。尽管他事先花费了不少时间练习演说的姿势,仍免不了极度紧张,声音颤抖得走了调,把英语的“Global”说成“Golbal”。但是不管什么说,他在大会规定的三十分钟时限完成了这番精采的演说后,会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雷鸣般的掌声,鲜花和赞美之辞像雨点一样纷纷落到了他头上。

    他记得自己如何反驳一再质疑的美国记者。“制造第一颗人造卫星的计划问世时,有很多人说不可能。阿波罗飞船登上月球之前也有很多人说不可能。结果怎样呢,你们说说看!撒哈拉沙漠别说它浩大无边,就是再大出几倍不毛之地,人类照样有可能征服它。”

    他觉得自己是理直气壮,令记者群一阵骚动。一夜之后,木村幸治成了轰动全球的新闻人物。

    凯蒂递过来大衣,木村从座椅上站起来,脸上恢复了一点血色。凯蒂伸过手来挽住他的右臂,一起步出机舱。

    前来接机的大和建设公司副社长有贺荣作、人事部长荒井伸逸已经等候许久,没想到刚捕捉住木村的身影,一群记者动作更快,抢先包围上去。闪光灯刺激着木村布满红丝的眼睛,他的脸在微笑过几十秒后,不得不举起手中的皮包遮住半边脸,似乎不想多说什么。有贺副社长和荒井部长冲进包围圈,护送两人进入停车场,摆脱了记者逼人的攻势。

    豪华的林肯车里,墨绿色窗帘遮住了外面的视线。四壁光线柔和,方字形的沙发中间,置放一张圆桌,摆放着名酒和一个装冰块的小桶。

    “有贺君,简短说一下这边的形势。”  木村点燃了指头上的一支烟,迫不及待地问道。

    有贺拿出一份报纸,“董事长,您看一下前天刊登的标题。这家新闻在重要版面刊登了莫斯科会议专题报道和你的头像。编辑委员在社论上评价你是日本当代的国民英雄。”

    “啊,这是在意料之中。”木村漾起笑纹,眼睛亮出了一道光芒。

    有贺继续汇报:“今天上午,问讯电话如潮水般涌来,秘书小姐忙得气都喘不过来。M公司和Y公司主动打招呼,表示无论在投资还是技术援助方面,他们愿意尽最大努力与我们合作。Y公司甚至说他们一直在研究如何改造埃及附近的盖塔赖洼地,目前突破了一项技术难关。一旦解决资金问题,这个高科技可直接应用于撒哈拉沙漠的灌溉上。”

    “什么高科技?”木村竖起了耳朵。

    “具体的,我没听明白。好像是塑料薄膜之类的什么玩意。”

    “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不问清楚,真是头脑糊涂啊。”

    “啊,敝人之过,明日一定再去调查。” 一束光线照在有贺副社长发亮的秃顶,他涨红了脸。

    “哈哈,我们还没有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做,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凯蒂在一旁插话,表示赞许。

     “继续接下去说,CGN中心的筹备工作进行到什么阶段了?” 木村又一次询问。

    有贺连忙打开文件夹,拿出一份工作报告。

     “外务省和农林水产省已经核准并通过了我们建立CGN中心的申请,同意以财团法人名称进行登记。手续完备之后,即可获得法人证书。但是遇到一点麻烦,注册资金必须一次性现金到位,不能用公司固定资产充当注册资金。眼下我们的债务已超过银行贷款的极限, 这笔用于注册的现金该从哪里拨出,要听从您的指示才好办理。”

    “需要多少金额?”木村挺直了上身。

    “一亿日元。”

    “一亿日元?这算得上什么事, 把那幅横山画伯的山水图拿去抵押,问题不就解决了。我知道那幅画最起码值四亿以上。” 木村毫不犹豫地指示。

    “好,我明天就去办理,争取早日办下法人证书。” 有贺合上了手中的文件夹。

    木村转向人事部长。“荒井,人才募集是你负责,现在召集到多少人了?”

    荒井话到嘴边,却按捺不住鼻眼奇痒,一个喷嚏,拖出难看的鼻水。

     木村生气地哼了一声。

     荒井暗自叫苦,压下窘状进入正题。“遵照您的要求,我们按步就班先招募五十名专业人士。大部分在雇佣合同上签了字,已来中心报到。其中包括您点名的地质专家今野俊树、地质摄影家藤井三郎、直升飞机驾驶员拉维克、翻译汤姆等人。东京农大的远藤正彦教授推荐了海外协力队的两位年轻人,即将从非洲回到东京,考虑安排给今野做助手。另外,中山议员打来电话,推荐一位中国留学生赵妮,计算机专业。您看是否要人事部进行面试?”

    “既然是中山议员亲自介绍,面试就不必了。我们这儿正缺少一位电脑专业人员。好了,等人才凑齐了,CGN中心就是名副其实的环保机构。下个月我要让它正式运转起来。”

    木村对荒井的报告显然很满意,紧接着他交代部下∶“你们务必记住,我在莫斯科打响了第一炮,全世界都在追踪我的行动,你们可不能没有感觉。我要提醒你们,不许向外界透露CGN中心的任何计划。我木村幸治向来不亏待你们,今后你们要准确无误地根据我的指令去执行秘密或公开的任务。有贺君,你明天派今野到Y公司去跑一趟,设法摸清情况,把新技术的主动权掌握到我们手里。”

“先发制人。高见高见。”有贺不住地点头。

“荒井,你记录一下,叫总务部采购最新的办公室电脑。由那位赵小姐进行组装和调配。”

“是。明白。”

    木村感到浑身疲劳了,他不再吭声,松开了一直紧握着的拳头,整个身子靠向沙发后背,开始思考起什么事情。

    有贺副社长拿手帕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一双眼睛偷偷窥视了对面的混血美人凯蒂。

    凯蒂对外公开身份是东京艺术沙龙的经纪人,私下里谁都知道她是木村最为宠爱的情妇和交际花。只见她雪白玉嫩的脸上泛出淡淡的红晕,亚麻色眼睫毛下闪动着一双美丽得出奇的绿眼睛。挺拔的高鼻梁下是燃烧肉欲的红唇,比一般的日本漂亮女人更多出几倍性感和妖艳。她脱下了身上的貂皮大衣,飘逸的法国薄纱衬衣透露出丰满的裸胸,散发一股浓郁的高级香水味。

    不知为什么,有贺一下子难受了起来。他意识到自己苍白的挤满皱纹的脸在凯蒂那种趾高气扬、贵妇气质的衬托下,简直是衰老和俗气得不像样了。突如其来的自卑感令他不由自主地长叹。他嫉妒地扫了一眼人到中年却仍然风度翩翩的木村幸治,不禁涌起酸溜溜的感觉。上帝为什么偏爱这个渔民的儿子? 这个人只是喊出了几句话,全世界的女人就会扭动起来。

    尽管悲叹彼此的命运天地有别,但是有贺心里又不得不佩服这个如狼如虎的上司。木村在投资上有胆有识,一九八五年果断拿股票交易的赢盘投资房地产。那之后日本的土地价格突然高腾起来,房地产收益不住地疯长。仅仅数年,大和建设公司拥有的房地产就翻了数十倍利润,令整个日本建筑业界刮目相看。有贺完全明白,要不是木村拉他走上了这条生财之道,有贺这一辈子也许只配在鹿儿岛老家当默默无闻的渔船技师。

    有贺换了一下座位,眼睛落在他带来的一沓报纸上。他至今还没理出头绪,在公司事业上得心应手的木村为什么会关注遥远的非洲沙漠?轰动世界的“二〇一〇规划”,究竟能带来怎样的利益?百思不解的他只能相信木村不会亏待他们。他只不过是渺小的人物,在人类的汪洋大海里毫无建树,随时都会沉下去不见踪影。当然,这算不得什么,大部分人既无成就、又无才华,还不是照样能活下去。荒井不也是如此吗,他看了看用纸巾吸过敏症鼻水的荒井, 不忍直视,又别开脸去。

    林肯车在高架上飞驰一段时间后转入地面的一条马路,最后四平八稳地通过霞关进入永田町,在一座灰色的建筑物—日本众议院会馆门前停下。带白手套的驾驶员毕恭毕敬地打开车门,木村从车厢里出来,抬起山鹰般犀利的眼睛,朝政治家运筹帷幄的大本营、代表日本国家中枢的这座大楼凝视了一会,正了正胸前的领带,昂首阔步地向楼里走去。

     “请进。”

     随着威严的声音响起,通向议员办公室的房门自动打开。椭圆形会议桌的一头坐着一位六十开外的政治家,又矮又粗的身材套着一件英国毛料缝制的高级西装,前领上别着一颗耀眼的、火红色的众议院议员徽章。

木村笔直站立,向前深度鞠躬。众议院议员中山宪一从高背椅里起身,满面春风,张开双臂迎接从莫斯科归来的木村幸治。

作者简介

華純,日本华文文学笔会创始人之一(2011年12月)、日本华文女作家协会创会会长(2019年~)和名誉会长、世华旅游文学联会理事、日本华艺联副主席、国际笔会会员。曾兼任暨南大学、华东政法大学文科客座研究员,上海大学客座教授。长年在国内外著名杂志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和论文,作品多次入选中国优秀文学精选集及论文集,被编入中日两国的大学文科教材。

主要获奖作品

1998年出版长篇小说《沙漠风云》(作家出版社),中国作家协会创研室、中国国家环保总局、中国环境文学研究会在北京联合召开华纯作品研讨会。2003年该作品入围“首届全国环境文学优秀小说奖”。

2001年《世界华文文学》杂志发表短篇小说《Good—bye》(中文名:再见,英吉利海峡)获首届世界华文优秀小说奖。

2004年《上海小说》杂志发表中篇小说《茉莉小姐的红手帕》 获台湾侨联文学著述优秀作品奖。

2008年《奥多摩教你忘记东京》(香港文学第284期) 获新世纪海外华文女性文学奖。

2008年《菜虫化蝶为何舞》作为唯一散文作品入编国家环保部国际能源论著《低碳经济论》(环境科学出版社)。

2009年文汇出版社出版散文集著《丝的诱惑》,获第一届中山杯全球华文文学优秀奖。

2010年《女人的花鸟风月》入选中国作协汇编的《2010年中国散文精选》(长江文艺出版社)。

2016年本人获第三届全球华文文学中山杯组委颁发的伯乐奖。

2019年《难忘的城市-访问聂耳终焉之地》入选浙江文艺出版社编辑出版的世华文选版《故乡的云》。

2021年《月见团子》获马来西亚世界华文闪小说创作大赛铜奖。

2017年以来,诗歌作品陆续获得香山诗刊“年度桂冠诗人”(2018),香港《记住乡愁-世界华文散文诗大赛》银奖(2019),上海作协禾泽都林杯诗歌大赛优秀奖(2022)等。

部分作品集锦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