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最常用的20个词牌 

转自《诗词天地》

据统计,在词海中,有3000多个不同的词牌名。去除掉非名家词牌,也有800多个,光柳永一个人就使用过100多个词牌。

这么多的词牌,即使是专业填词的人,也记不住啊。好在,我们常见的其实也就100多个。在这100多个里,又有冷门和热门词牌。

真正的热门词牌,去掉音乐的因素,是能体现汉语艺术的。比如在同一首词里,有对仗,有对应,有回文,有叠句。而符合这些规则的词牌,就更少了。在这里,我们精选20个热门词牌,感受一下词的优雅。

浣溪沙

浣溪沙,又名《山楂子》,本是唐代教坊曲名,因西施浣纱于若耶溪而得名。浣溪沙的6句42字,第4、5句需要对仗。这是历史上存词数量最多的词牌,名作有晏殊的《浣溪沙》。

浣溪沙

宋·晏殊

一曲新词酒一杯,

去年天气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

水调歌头

水调歌头,又名《元会曲》、《凯歌》、《台城游》、《水调歌》,双调九十五字,上片九句四平韵、下片十句四平韵。上下阕的六言句需要押仄韵,而且最好也对仗。在长调里,这应该是存词数量最多的词牌了,名作有苏轼的《水调歌头》。

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满江红

满江红,又名《上江虹》、《念良游》、《伤春曲》。唐人小说《冥音录》载曲名《上江虹》,后更名《满江红》。这个词牌中间的七字句需要对仗,下阙的三字句需要扇面对,对仗做得好,能撑起整个词牌的气势。这个词牌的名作是岳飞的《满江红》

满江红

宋·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菩萨蛮

菩萨蛮,本唐教坊曲,后用为词牌,也用作曲牌。亦作“菩萨鬘”,又名“子夜歌”“重叠金”“花间意”“梅花句”“花溪碧”“晚云烘日”等。此调为双调小令,以五七言组成,四十四字。用韵两句一换,凡四易韵,平仄递转,以繁音促节表现深沉而起伏的情感,历来名作极多,其中温庭筠的《菩萨蛮》是名作代表。

菩萨蛮

唐·温庭筠

小山重叠金明灭,

鬓云欲度香腮雪。

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

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鹧鸪天

鹧鸪天,又名“思佳客”“思越人”“醉梅花”“半死梧”“剪朝霞”等。此调双调五十五字,前段四句三平韵,后段五句三平韵。这个词牌很像裁断的七律,中间的七言句和三言句需要对仗,名作有李清照的《鹧鸪天》。

鹧鸪天

宋·李清照

暗淡轻黄体性柔,

情疏迹远只香留。

何须浅碧深红色,

自是花中第一流。

梅定妒,菊应羞,

画阑开处冠中秋。

骚人可煞无情思,

何事当年不见收。

临江仙

临江仙,原为唐代教坊曲名。又名“谢新恩”“雁后归”“画屏春”“庭院深深”“采莲回”“想娉婷”“瑞鹤仙令”“鸳鸯梦”“玉连环”。格律俱为平韵格,双调小令,上下片的五言句可以对仗。此调唱时音节需流丽谐婉,声情掩抑,名作有杨慎的《临江仙》。

临江仙

明·杨慎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蝶恋花

蝶恋花,词牌名,原是唐教坊曲,后用作词牌,本名“鹊踏枝”,又名“黄金缕”“卷珠帘”“凤栖梧”“明月生南浦”“细雨吹池沼”“一箩金”“鱼水同欢”“转调蝶恋花”等。因为合理的节奏和用韵,这个词牌是名作最多的词牌之一,代表作有柳永的《蝶恋花》。

蝶恋花

宋·柳永

伫倚危楼风细细,

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草色烟光残照里,

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

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西江月

西江月,又名“白蘋香”“步虚词”“江月令”等。西江月上下阕的六言句需要对仗,七言句需要叶韵。这是一个“讲道理”的词牌,几乎所有的西江月的名作都蕴含深刻的道理。名作有辛弃疾的《西江月》。

西江月

宋·辛弃疾

明月别枝惊鹊,

清风半夜鸣蝉。

稻花香里说丰年,

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

两三点雨山前。

旧时茅店社林边,

路转溪桥忽见。

念奴娇

念奴娇,著名词牌名之一,得名于唐代天宝年间的一个名叫念奴的歌伎。因为刚好是100个字,所以这个词牌又叫《百字令》。中间的四言句需要对仗,名作有苏轼的《念奴娇》。

念奴娇

宋·苏轼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木兰花

木兰花,又叫《木兰花令》。和《玉楼春》一样,这是一个和七律傻傻分不清的词牌。不过与七律不同的是,这个不需要对仗,押韵也是仄韵,而且分成了上下两阙。在词海中,《玉楼春》《减字木兰花》《木兰花慢》分走了很多《木兰花》的词,不过留下的《木兰花》依然很多,名作有纳兰容若的《木兰花》。

木兰花

清·纳兰容若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

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

比翼连枝当日愿。

沁园春

沁园春,又名“东仙”“寿星明”“洞庭春色”等。双调一百十四字,前段十三句四平韵,后段十二句五平韵。沁园春中间的4、4字句需要扇面对仗,而且这个对仗做得好会非常精彩,比如毛泽东的《沁园春》。

沁园春

现代·毛泽东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

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

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

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

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

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虞美人

虞美人,取意于出汗争霸时的虞姬,又名“一江春水”“玉壶水”“巫山十二峰”等。和“菩萨蛮”一样,这也是一个平仄交错的韵词。这个词牌写得好与她的名字一样,非常美。名作有李煜的《虞美人》。

虞美人

唐·李煜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水龙吟

出自李白诗句“笛奏水龙吟”。水龙吟又名《龙吟曲》、《庄椿岁》、《小楼连苑》。水龙吟以四字句为准,不严格要求对仗,但是很多名作都尽量使用了对仗,而且上下阕的结局要呼应。这个词牌存词数量很多,其实写作的难度也是很大的,经典词作有辛弃疾的《水龙吟》。

水龙吟

宋·辛弃疾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

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

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

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

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渔家傲

渔家傲,又名“渔歌子”“渔父词”等双调六十二字,前后段各五句,五仄韵。这是一个真正的一韵到底的词牌,中间不换韵。从文字结构来说,不换韵的词要写出平仄交替的节奏来很难,可是很多大词人都做到了,名作有范仲淹的《渔家傲》。

渔家傲

宋·范仲淹

塞下秋来风景异,

衡阳雁去无留意。

四面边声连角起,

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

燕然未勒归无计。

羌管悠悠霜满地,

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卜算子

词牌名,又名《百尺楼》、《眉峰碧》、《楚天遥》等。相传是借用唐代诗人骆宾王的绰号。骆宾王写诗好用数字取名,人称“卜算子”。 北宋时盛行此曲。《卜算子》词牌本身就蕴含了一种生命无常的感叹,历来名作很多,经典的有陆游的《卜算子》。

卜算子

宋·陆游

驿外断桥边,

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

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

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

只有香如故。

南乡子

南乡子,又名“好离乡”“蕉叶怨”,原为唐教坊曲名。原为单调,始自后蜀欧阳炯,直至南唐冯延巳始增为双调。这个词牌的精彩之处在于,经典名作基本上都是“一句话”就是一片,真正一口气读完的词牌。代表作有辛弃疾的《南乡子》。

南乡子

宋·辛弃疾

何处望神州?

满眼风光北固楼。

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

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

坐断东南战未休。

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

生子当如孙仲谋。

浪淘沙

浪淘沙,刘禹锡、白居易并作七言绝句体,五代时始流行长短句双调小令,又名《卖花声》。这是所有词牌中结构最简单的词牌之一,基本上只有“仄仄平平”这一种句式。简单的词牌,填次数肯定也多,名作有李煜的《浪淘沙》。

浪淘沙

唐·李煜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

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踏莎行

踏莎行,又名《柳长春》《喜朝天》等。双调五十八字,仄韵,踏莎行上下阕的四字句都需要对仗。这个词牌取意于“踏着莎草去旅行”,这样优美的词牌,当然就诞生了很多名作,经典的有秦观的《踏莎行》。

踏莎行

宋·秦观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桃源望断无寻处。

可堪孤馆闭春寒,

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

砌成此恨无重数。

郴江幸自绕郴山,

为谁流下潇湘去。

鹊桥仙

鹊桥仙,词牌名,又名《鹊桥仙令》、《金风玉露相逢曲》、《广寒秋》等,双调五十六字,前后阕各两仄韵,一韵到底。前后阕首两句要求对仗。《鹊桥仙》的名作有秦观的《鹊桥仙》。

鹊桥仙

宋·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

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

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如梦令

如梦令,又名“忆仙姿”“宴桃源”“无梦令”等。这个词牌字数少,押韵和词牌结构都很简单。这个词牌的经典之处在于,词如其名,词作都会先虚构一个梦境,然后一个反转,打破梦境。这个词牌的名作有李清照的《如梦令》。

如梦令

宋·李清照

常记溪亭日暮,

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

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

惊起一滩鸥鹭。

当然了,还有其他经典的词牌,比如《江城子》、《诉衷情》、《长相思》等,在此就不一一展示了。如果你有其他喜欢的词牌,欢迎一起探讨。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