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阳光,有沙滩,没有仙人掌_2019年美国迈阿密游记(2)

▲黎明前的迈阿密

迈阿密有无尽的阳光和沙滩,却没有仙人掌,也没见到“老船长”,取而代之的当然是浓浓的美国南方历史和文化。

大西洋日出-到海边旅游中一个最俗套的事儿就是要去看日出和日落。以前下乡时看到过无数次的日出日落,没感到过美,只是盼着太阳晚点升起,早点落下。到美国后也在东西海岸,夏威夷,墨西哥看多很多次的日出日落,大西洋,太平洋的都看过。这次到迈阿密还要再去看日出吗?当然还要看啊,不是说“每天的太阳都不一样”吗?网上搜了一下,迈阿密海滨的南点公园(Southern Pointe Park)名列迈阿密最佳日出观测点第一位,要去当然就去第一位。天气预报天天都是晴天,又查了日出时间,确定车中油箱满油,到迈阿密第二天 的一早就来到了南点公园。公园停车9:30前免费,太亲民了,看来政府知道专程开来看日出的一定都是好市民。

▲夜色下的迈阿密港有一艘缓缓入港的“胜利号”游轮

▲日出前的迈阿密海滩

▲静候日出

▲太阳升起来了

▲能够只手托起太阳的女人轻易不要惹

这个社会是否不公?每个人的看法都可能不同,但这个社会的不平应该是无可争议的。鲁迅先生在他的《“硬译”与“文学的阶级性”》中曾说过:贾府里的焦大是不会爱上林妹妹的。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更是流传了上千年的绝句。兴冲冲地开车来迈阿密海滨看日出,却也看到有无家可归的人就在沙滩上过夜,完全无视每天的日出日落,潮涨潮退。有人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并不能完全赞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社会也是由不同的人构成的。每个人也都有可能在某段时间内需要别人的帮助。如果可以选择,我还会选择我今天的生活。但是,如果,没有选择呢?

▲在南沙滩过夜的流浪汉

迈阿密海滩市(Miami Beach)- 北起棕榈海滩南至基韦斯特(Key West),一个星期中去了5个不同的海滨, 同样的碧海银沙,却有着不一样的故事。印象最深的还是迈阿密海滩,迈阿密海滩市并不是迈阿密的一部分,而是迈阿密东面的一个海岛。迈阿密海滩市东临大西洋,西面与迈阿密隔着比斯坎湾相邻。严格地说,迈阿密海滩我们只去了最有名的南沙滩(South Beach)。迈阿密南沙滩是美国最好最著名的海滩之一。面朝大西洋的海洋大道上聚集了上百家的酒吧、餐馆、夜总会、豪华酒店以及各式精品店。这裡丰富的夜生活吸引着无数派对(Party)党,是迈阿密当之无愧的“派对海滩”。我们在一个星期内去了4次南沙滩!白天和夜晚都没见到传说中的“无上装海滩”和同性恋派对,但微风拂过椰林,碧海银沙,踏浪的母女,戏水的儿童,缓缓入港的游轮,海天一色中的白帆, …,这里确实是个对着大海发呆的好地方。

▲碧海银沙

▲冬天着泳装踏浪

20191219_112850.jpg

▲左边:以缝制第一面美国国旗的贝琪.罗斯命名的酒店;右边:海洋大道

Gianni’s餐厅-开在范思哲故居的饭店- 南沙滩海洋大道1116号是意大利时尚品牌范思哲创始人詹尼.范思哲的故居。詹尼.范思哲1992年以330万美元购入该处房产后,曾为建筑学学生的他出资3300万美元按自己的风格进行了改建。1997年7月15日早晨50岁的范思哲在这座住宅前的台阶上遭枪击身亡。

▲范思哲故居现为卡苏阿瑞纳别墅酒店和詹尼(Gianni’s)意大利餐厅

▲大师殒命的台阶

20多年过去了,范思哲故事仍然令人唏嘘。2018年迪斯尼旗下的FX有线电视台曾在美国播出的电视系列片《美国犯罪故事》的第二系列中用9集专门介绍了范思哲。

出身平民从小裁缝成长为时尚大师的范思哲是不折不扣的时尚设计天才,1978年22岁时创建范思哲品牌,一生中获奖无数,生前被称为时尚界的凯撒。枪杀范思哲的凶手是美国史上著名的连环杀人犯安德鲁.库南安(Andrew Cunanan),范思哲是他的第五位,也是最后一位受害人。库南安在枪杀范思哲后自杀,因此他和范思哲的关系以及杀害范思哲的动机都成了永恒之谜。《美国犯罪故事》中对两人的关系做了一些非常狗血的描述,而范思哲家族对剧中的情形做了彻底的否定。库南安曾为意大利富家子弟,就读于贵族学校,据称智商高达140以上。高中时被其高中称为“最有可能被记住的毕业生”,他在高中毕业纪念册上的留言则是源于路易15情妇蓬帕杜夫人之口的法国名言 “Apres nous, le deluge(在我之后,定将洪水滔天)”。而在他向范思哲扣下手枪扳机后,这两条都变成了现实。范思哲终身未婚,其所有收藏按其遗嘱由其外甥继承,而他也为他最钟爱的外甥女留下了范思哲50%的股权。

▲酒店大堂中的孔子雕像

范思哲死后,与其感情至深的妹妹多娜泰拉.范思哲和哥哥共同接手范思哲公司。多娜泰拉至今仍是范思哲的品牌设计师,她也不止一次的说过:只要范思哲品牌还在,哥哥就还活着。范思哲死后不久多娜泰拉就将这所凶宅以2000万美元的超低价出售。2012年这栋楼再次出售时卖出了1.35亿美元的天价,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上最贵的凶宅”。

▲酒店一楼泳池边的的詹尼餐厅午餐和晚餐都对外营业,但要提前定位

现在在范思哲故居上的是迈阿密南沙滩非常著名的高档酒店卡苏阿瑞纳别墅酒店(The Villa Casa Casuarina At The Former Versace Mansion),酒店正常房价在每晚$1200左右。房价暂时还是高到我们无法承受,但开在酒店一楼仍用詹尼名字的意大利餐厅对外营业,给了我们一个走进大师豪宅一睹真容的机会。

▲我们享受酒店的大餐,价格勉强可以接受,只是不知这些“澳洲羊排”,“挪威三文鱼”,“地中海鲈鱼”是否有原产地证明。

比尔.巴格斯佛罗里达角州立公园 (Bill Baggs Cape Florida State Park)– 比尔.巴格斯佛罗里达角州立公园位于迈阿密比斯坎湾的南三岛之一的比斯坎岛上,公园内的海滩在2005年被评为美国排名前7的海滩之一。公园内建于1825年的佛罗里达角灯塔(Cape Florida Lighthouse )是迈阿密现存最古老的灯塔。

 ▲防止奴隶逃往英属巴哈马的佛罗里达角灯塔

早就知道灯塔就是以前的GPS,主要作用是为远航的海船指引方向,可是建佛罗里达角灯塔的目的可并不仅仅是导航。生活在今天的美国没人能回避移民的话题,而讨论最多的是如何控制移民从拉丁美洲非法进入美国。可在近200年前,佛罗里达角曾是一些想要逃离美国南方的黑人奴隶和印第安塞米诺尔人的主要秘密集结点之一,他们在这里集合,然后雇用渔船或海盗船冒着生命危险从海路非法偷渡去英属巴哈马等岛屿,然后去往美国北方的非蓄奴州,加拿大,墨西哥或南美洲。而偷渡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在那些美国周边的英属,西属殖民地没有奴隶制,所有人都是自由人。而这一海上偷渡通道是当时奴隶从南方蓄奴州逃跑的主要通道之一。佛罗里达奴隶主出资在佛罗里达角建立的这个灯塔有效地防止了奴隶们从这里乘船偷渡出海。还真是世事难料,200年前的“非法移民”居然是反方向的。一个星期来,在拉美裔聚集的佛罗里达,我常常想到同为拉美裔的影星爱娃.朗格利亚(Eva Longoria)在2016年民主党党代会上非常著名的那次讲演:“我们没有越过边界,是边界越过了我们”。在讨论非法移民时我们常常忘记历史上确实有很多人是不自愿地进入这个国家的事实。所有研究美国历史的人都应该知道,美国历史上不仅有在纽约港外手持火炬,欢迎移民的自由女神像,也有佛罗里达角上的这个防止奴隶逃跑的“灯塔”!今天这个灯塔也被国家公园系统列为国家通向自由地下网路(National Underground Railroad Network to Freedom)历史遗址之一。

 ▲从佛罗里达角灯塔上远眺迈阿密 

 ▲美国排名前7”的佛罗里达角海滩

▲浮潜的游客

▲浮上海面的海牛

(摄影:作者陈大伟先生)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