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加减法

近来四处掀起极简生活的浪潮。周国平在“生活的减法”中说,因为不同民航的不同行李规定,他从北京到了圣地亚哥,从两只箱子精简到一只,最后的结论是“多日下来,并没有感到缺少了什么”。

其实,这个感觉我二十年前就深有体会。那次我们家楼上楼下都要换新地毯,不仅要搬动大件家具,很多零散的东西也要装箱,减少地面上的堆积。地毯换好后的数月,我都没有去打开那些箱子,日子如常,生活照旧,完全如周国平所言,“并没有感到缺少了什么“。我那时来美国三四年左右,正处于什么都想拥有的“资产积累”阶段,2000平方英尺的房子在一两年内迅速显得拥挤混乱。然而,那数月“装箱”的日子,我切切实实地感悟了我们需要的真的不多。

无独有偶,曾经有篇题为“我曾有一辈子花不完的钱,可我现在住在40平米公寓里“的贴子。作者格雷厄姆· 希尔是 LifeEdited.com和TreeHugger.com的创始人。年轻时卖掉自己创立的互联网公司,夜间家财万贯后,置地买房以及各种奢侈品,甚至雇人做他的私人采购,后来却发现这些东西不但没有带来快乐,反而成了负担。在接下来的15年,经过无数旅游,一次爱情与各种经历领悟到了简单的生活才能 富足,现在他在纽约住40平米的房子。

我每次住在旅馆都有这一略有傻气的疑问。“咦,宾馆的卧室、卫生间都比家里几卧几卫小得多啊,我的全部家当也不过是只小小的箱子,可我过的很舒服惬意啊,没有感到任何不方便嘛。

是啊,我真的需要这么大的房子,还是攀比的心理在作怪。有位“留守“在美的夫人甚至感叹,家里有几个房间一年也不会进去一次。

即使不是虚荣,也是日积月累,房子越住越小。曾几何时,购物是我的最爱(可能是每个女人的最爱),那份满足和惬意似乎是其他娱乐不能取代的。曾经脚被撞骨折,除了管孩子做饭洗碗的基本内务,外事活动包括逛商场无法照旧。几个月里没添衣进鞋,在家专心写作,充实满盈。有时走过衣帽室,撇过一排排衣服,多数经年未上身;几十条皮带,从来没系过;五颜六色的围巾,曾有几条在风中飘过;还有各式的包包都静静地等待被再次鼓起;更不用说拥挤不堪的鞋柜,一半被尘封零落。这样的加法有什么意义呢?

这几年来开始在做减法了,最快乐的事情之一就是捐东西,每隔几个星期就会捐出去几箱,而且不无喜悦地发现,家里空了,心中轻了。

我的目标是多余的钱如果用在自己身上就是体验生活,其中一大部分是旅行(而不是旅游),是自由地万水千山走遍。物质不必丰富,而经历和头脑不能不丰富。“翅膀缚了金的鸟儿不能飞翔”,围坐在一堆无用的东西里,怎能望高登远,放思想于海阔天空。

生活的减法的等号这边应是心的丰富,灵的自由。

名片.jpg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