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有无别

儿子小学二年级,思想日新月异的年龄,最近迷上了《懦弱小孩日记》(Diary of a Wimpy Kid)系列,或许与书中的内容描写有关,儿子突然对男孩女孩的区别大感兴趣。

他最近常说的一句是“男孩子统治,女孩子流口水”,昨晚更是发扬发挥,诸如“男孩子是要当总统的”,“男孩子永远比女孩子超前一步”,不知是学来的还是自编的。晚上,我换床单,儿子问,“妈妈,这个床是不是皇后尺寸(Queen Size)? ” 我肯定,“那还有皇帝尺寸(King Size)的?是不是比皇后的大啊,为什么啊?”我本来想自作聪明地回答——皇帝比皇后大啊,如同象棋里最终保护的是皇帝啊,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

3359760710.jpg

儿子本来已经快睡着,这一重大问题显然还在困扰他,他睁开眼若有所思地问:“妈妈,为什么我们学校的老师都是女生?“ 我说,不是啊,你们的校长和副校长都是男生。”儿子争辩说:“我是说那些真正教课的老师,都是女老师,只有校长、副校长和体育老师是男生…… 为什么呢?“ 这是近来颇有争论的经典问题,但我也没有时间去搜搜“标准答案”,只好“急中生智”,温柔地解释:“你看,妈妈对孩子很耐心,很有爱心,女老师也是这样,对你们好啊!”儿子眨眨眼睛似乎信服并有些许安慰,停顿了几秒,又问:”那校长为什么是男的,他们管老师啊。”我脑海中一片空白,有招架无术之觉。他突然又从床上跳到地上,振振有词,近乎在质问,《懦弱小孩日记》书里面,男孩子做俯卧撑是这样的——他用力地做了一个标准的动作;可是女孩子就可以这样——他把膝盖着地,双脚翘起,女孩的版本显然简化易行,“凭什么啊?”他语气中有愤愤不公。

公司上千号销售系统工程师中,我是凤毛麟角的几个女性之一。因为少,我们不仅有自己的组织,也参加各类全国性高管妇女大会。我们集体学习近来颇为流行的Sheryl Sandberg的《Lean In》一书,也眼见耳闻她的演讲,聆听各行各业站在成功浪尖上的女中豪杰的经验之谈几十场 ,我自己还认真拜读了 Tina Fey的《Bossy Pants》,总之,女性的声音似乎从未如此洪亮过。

而儿子的问题忽然使我觉得掉入某种陷阱:一方面,近来充耳的是女权主义,至少是与男人平起平坐的宣言呼声;另一方面,因为单亲,很怕儿子缺乏男子汉气概,总是明里暗里地启示——你是一家之男,你要顶天立地。这是不是在他幼小的心目中埋下男人要强势强大的种子?转而再告诉他要尊重女孩子爱护保护女孩子,是不是等于告诉他男女孩子是有差别,女孩子是弱势群体?好像还没等我普及男女一样,他已经用不同的眼光看待这两个类群了。我的脑海里闪现“辩证法”“悖论”等等我似懂非懂的词,觉得自己的智商低落到极点。

孩子的挑战往往比成年人更难以抵御,尤其他们还是你自己的下一代。你的价值观世界观似乎都被赤裸,直言婉转,深浅左右都不是。明知没有标准答案,却担心你的回答有负面影响。

我们在男女各半边天的理念中长大,男女也许授受不亲,但绝没有天壤之别。我女儿小的时候,比男孩子跑的还快,从来也没有输给男孩子的概念;而今天,七岁的儿子将男女生划出的界限,不禁令我有几分迷茫。

也许会有一天他能够理解,男女身体体力上虽有别,但精神上人格上都是同等的;也有一天,我们会有更多的男老师,有更多的女高管甚至总统,就无需再有类似的话题。

IMG_2353.jpg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