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于青山碧水之间,徘徊在冰原瀑布之上——2019年加拿大西部游记

【夏洛特华人作者——陈大伟】

落基山脉延绵4800公里脉跨美加两国,是北美最著名的旅游目的地。多少年来听到过无数次来过的朋友描述这里的美景,心中一直向往着能来这里参观众多的国家公园,近观碧湖、远眺群峦。因此这次的落基山脉集体自驾游,也是我的一个追梦之旅。

于2019年6月的10天中, 8位同学,7位家属,3部车,自驾旅游全程2300多公里。落基山脉北段在加拿大境内共有5个国家公园,这次我们全去了。而且总面积超过2万平方公里的班夫、贾斯帕、幽鹤和库特奈4个公园,园园相邻,组成世界上最大的公园群。园内山峦叠嶂,绿黛次叠,山顶有久滞的白雪,山间有下泄的瀑布,广袤的原野里一步一景。一路自驾,时而在山脚,时而在云中;晴天时蓝天白云,山隐异峰,水蓄泛艳;雨天中,则云雾弥漫宛如一幅无尽的水墨长卷。一路行来真正领略了落基山中雪山碧湖的绝美风光,完美诠释了“最美的风景就在路上”,如果世界上真有人间天堂,那就一定是这里了。

▲路易斯湖

加拿大的湖

加拿大号称是“万湖之国”,而班夫公园中的路易斯湖,梦莲湖和佩托湖则被称为一生中必去的三个冰川湖。在加拿大短短的9天中我们居然两次游览了路易斯湖和梦莲湖!

路易斯湖也许可算是加拿大最著名的湖泊了,是“上帝留在荒原上的钻石”。群山环绕的路易斯湖,由于融入了周边冰川的精灵,椭圆形的湖面犹如特意调成的碧绿色。湖边拥有500多间客房的费尔蒙德城堡酒店,与湖另端的山坳遥遥相望。远处终年积雪的雪山则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银色。

▲路易斯湖畔费尔蒙德城堡酒店的清晨

▲路易斯湖上的小船坞

清晨游人稀少,绕湖半圈,累了就坐在湖边的长椅上喘喘气,发发呆。可惜时间有限,否则这里绝对是一个白日做梦的理想之地。

▲中国大叔和大妈的浪漫

隐身于雪山之中的梦莲湖湖面不大,不足1平方公里。但她的名气可不比路易斯湖小,是著名的摄影圣地,其靓影曾出现在加拿大1967年为建国100周年发行的20元加币上。更有许多年轻人会来这里拍摄结婚照,将终身幸福托付给雪山和碧湖。

虽然到达加拿大的第二天下午就曾去过梦莲湖,但看到天气预报说早晨天气晴朗,还是决定早4点离开班夫的旅店,带着旅店给准备的“To Go”早餐,在黑暗中开了一小时的山路,又经过15 分钟的徒步攀涉,终于在日出前到达湖畔的山顶, 许多摄影爱好者早已抢好了最佳位置,架上长枪短跑,恭候日出。

20191001_125352.jpg

当金色的朝霞照在湖对面的雪山上,反射出了层次分明的金黑白绿色,山景倒影在湛蓝色的湖水中。 面对这旷世奇美,面对大自然的炫目色彩, 任何的赞美之词都显得多余且乏味。山上静静的,耳边只有连续不断的快门声。

佩托湖一定是落基山脉所有冰川湖中水色最为湛蓝的,湖水清澈宛如蓝宝石。湖的形状有人说象流星,有人说象龙爪。我则更倾向于将她想象成一颗流星。雪山青松永远都是冰川湖的屏障,一条松间小道将我们从停车场引到山上。虽然别处早已是盛夏,这里道边的松林中仍有白雪。天气并不配合,整个上午都是阴沉沉的,可站在步道尽头的观景台上看到湖对岸的雪山脊线隐于云雾之中,山体灰茫茫,白朦朦,但那蓝蓝的湖水让我仍然感到了上苍的眷顾,仍然感到了自己的福分。三个星角拖曳着长长的湖水为佩托湖平添了生命的动感,她真的让我联想到了璀璨的星空。你要去哪里?你会挣脱雪山的束缚吗?

▲星状动感的佩托湖仿佛从山间奔流而来

▲童心未眠

与高贵艳丽的路易斯湖不同, 幽鹤公园中的翡翠湖呈现给我们的是低调的幽美。翡翠湖,湖如其名,早晨来到这里,湖面如镜,绿如翡翠的湖水倒映着远处雪山山的残雪和近水的绿松,湖中几只红船,景色美的不可方物。一阵清风拂过,吹皱一池碧水,刚刚还很清晰的倒影转瞬即逝,更令人感叹。俯下身去,掬一捧湖水,拂一下岸边的岩石,闻一闻花香,宁静清澈,远离尘嚣,这里真是洗尘荡涤的最佳选地。

▲翡翠湖的湖光山色美的不可方物

11.jpg

沃特顿湖国家公园是落基山脉加拿大段离美国最近的国家公园,是美加共管的冰川国际和平公园中的加拿大部分。清晨从卡尔加里出发,3 部车,三小时的车程很快就在欢乐中驶过。有些扫兴的是园内的红石峡谷因两年前的大火仍在关闭,可想到一周后会在美国看到无数的峡谷也就释然了。湖边风很大,可我们在威尔士王子酒店前有了第一张合影。

▲沃特顿湖

▲第一张合影

▲同学们

▲高难二人转

▲抱团取暖

游明尼万卡湖时天气不好,一直晴雨交加, 可却是同学们玩的最嗨的一天。 什么也甭说了,看图吧。

20191001_125421.jpg

2013年以来,浪漫的加拿大人在落基山景区中摆放了几十把红色双人椅。这些“红椅子”有些很容易发现,有些则需一段跋涉后才能看到。所有见到红椅子的夫妇或恋人都会坐一坐, 寓意百年好合。并不是所有景区都有红椅子,但有红椅子的地方必是景区。

这次我们唯一一次见到双人红椅就是在明尼万卡湖。雨后的红椅上仍布满雨水,擦干后依次拍照,爱情面前无人可以免俗。

冰原大道和冰原

加拿大93号高速公路连接班夫国家公园和贾斯帕国家公园的路段又称“冰原大道”,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评其为世界上“一生中必去的20条公路”之一,也有杂志评其为世界五大景色最美的高速公路之一。 冰原大道绵延229公里,沿途两旁遍布瀑布、湖泊、草原和白雪覆顶的山峰,每个出口都有迷人的景观,一年四季都充满魅力。两天中我们沿着冰原大道行驶一个往返,亲身体验大自然的无穷魅力。不仅领略到了迷人的自然风光,还邂逅了许多野生动物。

▲夏日里的“冰原大道”

▲路边目中无人的岩羊

▲冰原大道上向我们大步走来的黑熊

▲才经风雨就见彩虹

时间和体力有限,高山冰川看上去是那么的可望而不可即。好在贾斯帕国家公园提供两个旅游项目:冰川探险和空中漫步,我们都参加了。乘坐公园提供的冰原雪车,游客可以在有限范围内在冰原上行走。举着园方提供的国旗拍照,有种登上了珠峰之巅的感觉。6月里的寒风使冰天雪地中的诗情画意并不浪漫。

▲哥伦比亚冰原上的高轮雪车每台价值150万加元以上,一个雪胎就要4000多加元。

▲摆拍:“老红卫兵登上哥伦比亚冰原”

简单的体验了夏日里冰雪的冷酷后,大家就迅速返回车上。原来抱有很大期望的在玻璃桥上的空中漫步,并未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280米深的峡谷好像并不具有很大的挑战性。

280米高的玻璃桥真的没什么,绝对不值34加元

穿行在高山与瀑布之间

游览约翰斯顿峡谷和瀑布时天上一直断断续续地下着毛毛雨,一条窄窄的木栈道沿着奔流而下的溪流蜿蜒崎岖,一眼望不到头,直达山顶。单程2.5公里,蒙蒙细雨中,雨雾的衬托使山麓翠柏更加彰显近观灵秀,远望迷蒙的叠嶂。初夏的峡谷中,近可闻鸟啼溪鸣,远可见被绿黛刺破的残雪点点延向高坡,而那点点白雪也终连成一片。

▲约翰斯顿下瀑布

▲约翰斯顿上瀑布

从约翰斯顿峡谷出来在车上吃完自带的午餐后,我们的下一个目的地是库特奈国家公园。落基山脉是北美大陆的分水岭,落基山脉以东的河流全部流入大西洋,而落基山脉以西的河流则全部流入太平洋。在连接班夫公园与库特奈公园的93号公路边有一个大陆分界点,这里既是北美大陆的分水岭,也是班夫公园与库特奈公园的分界点,同时还是加拿大阿尔伯塔省与BC(卑诗)省的分界点。

20191001_140011.jpg

▲俩属猴儿的,鉴定完毕,如假包换!

乘缆车登上硫磺山顶可鸟瞰整个班夫镇。

20191001_125830.jpg

崇山峻岭中的“大都市”

班夫镇是卡尔加里以西四个国家公园中最大的城镇,不足万人的常驻人口使我不得不为大都市加上了双引号。市中心的班夫大街上商店,饭店,旅店,礼品店鳞次栉比,永远是游人如织。还没开始我们的加拿大行程,我家领导就在网上查到了市中心的枫叶饭店,告诉我那里的阿省牛排可以让人感到“好吃到哭”。嗯,18盎司一份的阿尔伯塔肉眼牛排,中午$52,晚上$62,吃完后没有好吃到哭,而是有点儿“心疼想哭”与“撑得想哭”……

41a.jpg

▲谁哭了?

▲班夫大街

▲弓河瀑布

▲班夫的费尔蒙德酒店

卡尔加里

与班夫比起来,卡尔加里应该是名副其实的大都市了,按人口排名列加拿大第三大都市。离开加拿大前一天我们来到了卡尔加里市中心,只为为我们的加拿大行程画一个句号。短短的几小时当然无法走遍所有的地标,但是我们去图书馆,市政厅,卡尔加里塔,奥林匹克公园打卡了。还免费乘坐了卡尔加里的轻轨。

▲卡尔加里市中心

▲卡尔加里公共图书馆

▲午饭在“金拱门”加拿大卡尔加里分店解决

在卡尔加里时间为短短一天,四处留下我们的足迹与老同学们告别前的开心时刻,为这次加拿大一行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本文摄影:作者陈大伟)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