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南川诗歌集《书里的别墅》

* 美国南方出版社让中文出版走向世界舞台 *      

2020年9月,《我和”我”的对话》诗歌集出版后,作者的诗歌创作并没有停息,又有了一些新的作品。还在参加诗歌项目比赛中,获得两项较大的专业诗歌奖。这些不长不短的诗歌,经过整理挑选,这里选发了一百二十余首。 

这本诗集,还收录了作者2020年获奖的两组诗歌,就当是一个纪念。 

“附件”是文学评论学者金敦为作者文学活动写的评论。因为偏重于诗歌的评述,也收录在书中。或许通过阅读,能更多了解作者的诗歌创作和活动。

自序

2020年9月,《我和“我”的对话》诗歌集出版后,我的诗歌创作并没有停息,又有了一些新的作品。还在参加诗歌项目比赛中,获得两项较大的专业诗歌奖。这些不长不短的诗歌,经过整理挑选,这里选发了一百二十余首。

重新阅读这些诗歌,感觉诗文仍旧充满可读性。有诗评家说,南川的诗歌在“营造一个思考理念的‘别墅’,越来越哲学化了”。这让我想起一首诗歌的名字《书里的别墅》,就决定用它作为书名。“别墅”显然与“豪华”有关,在书里建“别墅”,似乎有点文字的“高大上”。想来想去,应该把着“别墅”理解成思考的“境界”和高度,用朋友的话说,就是思考的哲学化了,诗歌的理念正走在哲学意义上的反思。哲学在今天,似乎是一种排斥他人的自命不凡,完全不在乎大多数人的关切。这种想法显然是错误的。苏格拉底有句话说的好:哲学可以是、且应该是一种快乐,而不是一种负担。是生活中,它是一把打开脑窗的小小钥匙。诗歌的哲学思考,其实就是诗的灵魂。

希望你读这本诗集的时候,也有这样的共鸣。用读了还想再读的情绪,发现深度。诗集里,我在一首自称儿童诗《蚂蚁和大象》里写到:“蚂蚁和大象/都想做好朋友/可握手时/始终找不到对方的手/由此/不再敢相信/对方的诚意”。简单的诗句像个例子,读完后,你除了相信它的意象,一定会感到一种哲学意义的存在。相信你会读到更多这样的带着意象、具有哲学思考的诗歌。这样的诗还会写下去,是走向成熟的记录,写成一个自己的诗,这该是一生的愿望。

这本诗集,还收录了我2020年获奖的两组诗歌,就当是一个纪念。

“附件”是文学评论学者金敦为我文学活动写的评论。因为偏重于诗歌的评述,也收录在书中。或许通过阅读,能更多了解我的诗歌创作和活动。

我要特别感谢《美国南方出版社》一直以来的关注和支持,它是我文学创作的真正“文友”。

郑南川

2021年4月

搜索

我有一个习惯

有问题先上网去搜索

朋友说白菜涨价了

我打“涨价了”关键词

竟然没有看到白菜的价格

我又打白菜两字

他说

十字花科蔬菜

手指老家

小孩要我用指头

量一下回老家的距离

这可是一个大难题

那些弯弯曲曲的山水怎么量

这是多么遥远的历程

孩子指着手机说

你看,不远啊

果真如此,手指一点就在眼前

从那天起

我知道了老家

就在手机里

认识韭菜

人们老是说“割韭菜”

在盆里种了几根

没想到今天割了

明天又长出来了

这一周割了配面汤

下一周包饺子时

又可以割了做起调料

确实极好

和衣架对话

衣架上挂的衣帽

吓了我一跳

这人站在这干嘛

我可没穿衣服

不要怪我放肆哦

是在自己的家自由一下

也是因为

被衣裤紧固了一天

需要解放

作者简介 郑南川,旅加华人作家、诗人,加拿大华文著作独立出版发行人。

主编文学著作:加拿大魁北克首部华文作家作品选《岁月在漂泊》;加拿大华文作家短篇小说集《太阳雪》《普丁的爱情》;散文集《皮 娜的小木屋》;诗歌集《哦,魁北克》;加拿大中国二十人英中文诗歌选《一根线的早晨》(英中双语),均在加拿大出版。

个人出版书物:英中文双语诗歌集《一只鞋的偶然》,加拿大出版,入围2015年美国最大的纽约独立出版人图书奖;诗歌集《堕落的裤裆》,台湾秀威出版社;诗歌集《我和我的对话》,美国南方出版社;英文版诗歌集《A life Mailed Out》,亚马逊独立出版;中短篇小说集《跑进屋里的那个男人》,美国南方出版社;小说集《窗子里的两个女人》,台湾秀威出版社;微型小说集《琴和她的妮西娜》,山东人民出版社与四川文艺出版社联合出版;非虚构作品文集《在另外一个世界死去》,台湾秀威出版社;文论集《郑南川文论集》(印象-记录-评论),中国科学文化出版社。本人为中国诗歌流派海外新移民诗歌群主要成员。获多项专业诗歌、散文和小说奖。

美国南方出版社所出版的图书通过自己的网站(http://www.dwpcbooks.com),美国最大连锁书店巴诺书店(Barnes& Noble),以及亚马逊(Amazon)等网上和实体书店在全球范围内发行。美国国会及各大地方图书馆均有收藏,美国南方出版社成功地把很多作者推向了更大更纷繁的世界舞台。

(文章经授权转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