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克大学捐赠基金缩水6亿美元,哈佛少了23亿,北卡州立大学和北卡大学不减反增

【华e生活编译】新的披露表明,2022财年是有记录以来高校捐赠基金表现最差的一年。但对于北卡三角区的主要大学来说,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商业期刊》对十几所顶级学校的财务报告进行了分析:该行业在2022财年获得的捐赠减少数十亿美元。从2021中期开始到今年夏天结束的12个月的学年,首次证实了美国高校因疫情出现广泛的投资问题。

去年的表现也与学校在2021财政年度的报告截然不同,当时大多数学校的捐赠基金在美国经济复苏的背景下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

杜克大学的捐赠基金下降了约6亿美元,从2021财政年度的127亿美元下降到6月底的121亿美元。

一年前,杜克大学的捐赠从2020财政年度的85亿美元增加到127亿美元,跳增50%。

尽管2022财年有所下降,杜克大学的捐赠仍然是10年前60亿美元的两倍。

2022财年,杜克的年化收益率为-1.5%,超过了其政策基准-10%。

与杜克大学获得的捐赠有所减少不同,北卡州立大学和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捐赠额小有增长。

截至6月底,北卡州立大学的捐赠总额约为20.2亿美元,创下了该校的历史新高。此前一年,该校获得的捐赠从2020年的14.2亿美元增加到2021的19.5亿美元。

该校获得的捐赠2022财年增长了3.2%,在过去20年中增长了10%以上。

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捐赠基金也出现了约1.446亿美元(4.4%)的暴涨,截至6月底,该基金达到52.4亿美元。根据一份大学捐赠报告,在这一小幅增长之前,教堂山捐赠基金在2020至2021财政年度从36.4亿美元大幅跃升至51亿美元。

与杜克大学一样,北卡州立大学和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在过去10年中的捐赠规模都增加了一倍多。北卡州立大学2013财年捐赠基金为7.694亿美元,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捐赠基金在2012年6月总计22.1亿美元。

北卡三角区大学经历的好坏参半的结果与全国各地的大学正在发生的情况一致。

在《商业期刊》的研究中包括的其他16所学校中,有14所在最近完成的财政年度报告其捐赠总额减少,其中有7所高校较少超过1亿美元。

圣路易斯的华盛顿大学(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Louis)2022财年报告净投资亏损17亿美元。在计入捐助方捐款和用于支持该校运营的提款后,华盛顿的捐赠从上一年的137亿美元下降了11%,降至122亿美元。

全球捐赠管理公司(Global Endowment Management)合伙人马特·班克(Matt Bank)表示,大多数学校的投资损失可能在5%到10%之间。他称这是自1931年以来投资于股票和债券的传统投资组合“最糟糕的一年”,截至今年6月30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自2021年7月1日以来下跌了10.8%。

华盛顿大学并不是唯一一所报告捐赠减少数十亿美元的学校。其他三所大学——马萨诸塞州剑桥的哈佛大学,巴尔的摩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均不同程度减少。

10所高校2022年度(红色)与2021年度(蓝色)捐赠总额对比

其中霍普金斯的捐赠总额同比下降11.5%,创下最大纪录,从93亿美元降至82亿美元。该校当年的投资损失为9.63亿美元。

哈佛大学公布的捐赠总额为509亿美元,比去年的523亿元少23亿美元,下降了4.3%。在2022财年,该大学报告了10.7亿美元的负投资回报,而2021的正投资回报为145.4亿美元。

国家学院和大学商业官员协会高级研究主任肯·雷德表示,一年的捐赠减少很少会引发校园的根本性变化,“运营成本上升和入学人数持续下降是大学更大的担忧。”

尽管如此,许多学校严重依赖捐赠来支持学生资助、运营和校园建设项目。例如,宾夕法尼亚大学为2022财年的校园支出拨出了约9亿美元的捐赠基金,而哈佛大学为大学支出拨出约21亿美元的捐款回报。

在霍普金斯大学,学校官员从其捐赠中提取了约3.63亿美元,用于支持2022财年的学校支出。该大学报告称,其总捐赠余额的约三分之二用于支持教职员工和资助学生。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