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37ce6ead

Made IN HOME

一直是亚马逊发烧购物者,昨晚偶然撇到这两个月来的订货,自己都忍不住噗哧笑了。2020年三月后的几十样东东全都有一个字与关,全都为一件事服务。想必你已经猜到了,因为你是过来人。

用如今流行的话说,第一件的“神器”是什么呢?我和父亲一样,属于永远最先体验高尖端产品的人,他对其他事情没有要求,但是对电子产品是情有独钟,他可以顷刻间自己装台收音机,家里一直有留声机传出交响乐,他第一个买了黑白电视,从次家里每晚人满为“患”,他不惜重金买了Pinoor的音箱,90年代初第一次去日本,倾囊所有背回个小小的电子琴,曾经流行负氧离子器,他也在“第一时间”买了台回家,砖头录音机让我着迷了很久等等不胜枚举。毋庸置疑,后来层出不穷的电子设备他一直首当其冲。说远了,发现自己也属于可以不穿不吃,就喜欢新鲜设备的人。但是就像买了苹果3 ,从此要软件硬件一起更新一样,我的Instant Pot 是老款,没有酸奶一档。我研究了几晚,从中国到德国的产品转了几圈,最后发现还是新款Instant Pot如瑞士军刀,所向披靡,无所不能。

在做酸奶之前,先做了酒酿,多年来这个一直是老妈唯一的“专利“,用棉被包装裹着,还长毛,我的白净出锅,一根毛也木有。再说酸奶,几次回国在北京,都是酷暑炎热,那一个一个小瓷罐给我的清凉欢愉总是瞬间在嘴里,永恒在心里。在美国尝试了多种,真有那么一个品牌类似,但终究不是原汁原味。做酸奶要引子,所有的方子都是放无口味的希腊酸奶,我虽然也喜欢,平时也吃,但彼时冰箱里只有儿子喜欢的Activia,我想反正是试制Beta,无所谓。结果呢,出来放冰箱,第二天我就回到了北京。原来北京酸奶是最容易的。 

看看订单,发现这不是第一件“宝贝”,儿子的学校三月13日开始听课,当天我就买了烧烤盘。原因是听课之前,儿子喜欢,确切说是狂爱上新开的烧烤店,每天 挂在嘴边N次,经常在堵车近一小时车程的情况下,有时一周去两次,以致不仅与老板立即捻熟,店员们都以为我们家。原来烧烤也不难,只要有孜然。自此我们一周至少三次将烧烤,四五种肉俱全,本来儿子只吃寿司(我也是寿司高手)的生三文鱼,现在烧烤的鱼也来者不拒。

那家烧烤店还有儿子爱吃的Roman 面,他们总是放在韩式铁锅/碗里,热气滋滋。我每天都工作除了做厨子,还是研究员,研究性价比,款式大小,功能,客户反映,居然乐此不疲。儿子多年来一直夸我是好厨师,意大利面,墨西哥卷,寿司,中国饭都一流,每天建议我开饭店。如今又新添厨具,如虎添翼,老妈和儿子,两个固定常坐的客户的陈氏家庭饭店从此开张了,菜谱不再单一,日新月异,花样翻新,家里不再是蜡烛的香味,交替变换着烧烤、 烘焙的浓郁。

每天我最爱网页增长飞速的就是各类点心,菜谱。布丁原来如此简单,那些高档米其林餐厅的也不过如此;蛋糕麻烦点,但是松软得醉人,为了梦想实现,可以克服困难;饼干香脆,还有形状可以随心想象;黄油的东西儿子最爱,又可以“混“进两三个儿子不喜欢的鸡蛋,也告慰自己算是健康食品。做销售几十年,请客吃饭是”事业“之一,也算尝尽世界美食,从未想过那些是可以出自自己厨房的。

对自己也不薄,豆沙包子,韭菜盒子,萝卜丸子,都“日本”了一下,我们村没有好中餐,从此以后也可以自我解决相思之苦。虽然今天晚上,在亚马逊上买菜,看到杏仁酱,想到居家之前去健康食品店最欢喜的就是一键按钮,就出来杏仁酱了,也不抹在面包上,空口几分钟就吃光了,恨自己眼小肚子大。本着一切家做的精神,立即想到是那个大型设备有家用版吗?谷歌说做杏仁酱唯一需要的是,耐心,搅拌的时候虽然一直以为是碎末,不会变成酱状,但只要坚持,就会成功。如法炮制了,几分钟的不放弃后,比食品店或罐装都更原味更好吃杏仁酱诞生了,又被我在几分钟内消灭了。

所有的线程食品的面纱似乎都掀开,不再神秘,从来不会去想自制的,固化的以为不可自制的东西几乎都可以在今天的互联网和炊具大全的时代搞定,也真心感谢那些小高姐、毛毛妈们,她们送人菜谱,厨房留香的人。

疫情使全世界孩子实现了在家上学,让全世界的妈妈都成了高级厨娘。疫情初始时我很想念餐馆的美食,睡前经常流俨三尺,现在已经被自己的成品喂得过饱,睡前研究好菜谱,想的是明天的香喷喷的早餐在烤箱里。我不能作曲传世千古,也不会绘画,色彩世界,努力地做出出美食经典,放进爱心甚至想象,虽然不能流芳,也算是艺术了一下。

到了天命之年,常无由地假装思索这个亘古的话题,生命的意义。还有一人需要你的一粥一饭,欣赏你的一羹一餅,也许他可以将这段美好的童年回忆传承他的家人,也许她可以露一手母亲的绝活,也许这就是代代生生不息的所在。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