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卡学费最高大学,杜克排在第二,美国28所大学学杂费破八

【华e生活编译】北卡和北卡三角地区是一些全国排名最高的学院和大学的所在地,它们的学费与之相匹配,也相对昂贵。

根据教育部(Department of Education)的数据,包括学费和杂费的整体就读成本,该州最贵的大学每年的学费远高于7万美元。而且价格还在上涨。

以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为例,这是三角地区最昂贵的学校。2022财年的入学费用接近8万美元。这与美国最贵的大学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相差不远,后者学费为84,126美元。

杜克大学的估计成本从2020年的7.7万美元连续上升。但位于达勒姆(Durham)的这所私立学校有18000名学生,并不是该州最贵的学校。维克森林大学(Wake Forest University)的学费目前为79,886美元,略高于杜克大学。

它们的学费在全美最贵大学排名中分居30位、31位。

相比之下,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的学费估计为5.26万美元,高于两年前的5.14万美元。对于位于罗利的北卡州立大学来说,这个数字是4.57万美元,比2020年增加了1400美元。

北卡州最贵的5所学校是:

维克森林大学- 79,886美元
杜克大学- 79,860美元
戴维森学院(Davidson College)——73,200美元
高点大学(High Point University):59,408美元
勒诺-莱恩大学(Lenoir-Rhyne University)- 58,910美元

74%的全美大学学费上调

自疫情开始以来报告了入学成本估算的1694所授予四年制学位的大学中,大约74%的大学在最近结束的学年上调了学费。根据美国教育部的数据,在疫情期间,共有1402所学校报告了价格上涨,自2020年以来,数百所学校的入学成本提高了5%或更多。去年所分析的所有学校的平均增幅为1.1%。

在美国最贵的35所大学中,与2021年相比,35所大学的入学成本中位数增长了3.1%。

学费上涨与美国经济普遍存在的通胀压力相一致,许多学校在解释最近涨价的原因时都提到了这个原因。

根据美国能源部的数据,在计算包括书本费和普通学生的“所有费用”时,芝加哥大学在刚刚结束的2021-22学年的要价为84,126美元,是美国所有学校中最高的,比前一年上涨了3%。今年,大约有28所学校的学费超过了8万美元的门槛,相比之下,2020-21学年有6所,在疫情爆发的那一年只有一所——芝加哥大学。

在本学年,这种上涨的势头没有显示出减弱的迹象,尤其是在那些已经收取高昂学费的学校。《商业期刊》(Business journal)对最新公布的本学年学费数据进行了评估,结果显示,位于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顿的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是全美学费最贵的大学。该学院的“直接”入学成本为82,908美元,与美国能源部的标准不同,包括学费、杂费和食宿费。

根据西北大学的网站,这个数字不包括书本费和其他辅助费用,这些费用会使学生每年的费用增加5000美元。该大学表示,今年的直接学生成本比去年上涨了4%。

经济援助不包括在《商业期刊》的计算中。西北大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去年该校60%以上的学生获得了经济援助。

入学成本增长最高的大学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网站显示,自疫情爆发以来,费用上涨幅度最大的学校包括费城的宾夕法尼亚大学,本学期的直接费用为81340美元,比两年前的2020-21学年期上涨了10%。根据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数据,与去年同期相比,本学期的直接成本上升了3%。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一名发言人表示,45%的本科生获得了基于需求的经济援助,平均金额为61,047美元。

其他今年学生直接费用增长4%或更多的学校包括马萨诸塞州阿默斯特的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直接费用为80250美元)、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的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80590美元)、洛杉矶的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in Los Angeles)(82162美元)和宾夕法尼亚州兰开斯特的富兰克林与马歇尔学院(Franklin and Marshall College)(80844美元)。

涨价之前,大多数大学都经历了一段充满挑战的财务时期。在大流行的头两年里,美国政府向高校发放了约800亿美元的救援资金。虽然包括西北大学在内的一些美国最富有的学校没有接受这些资金,但包括南加州大学在内的许多其他学校接受了这些资金。南加州大学获得了1亿多美元的救济资金,并推迟缴纳了8000多万美元的社会保障税。

与此同时,许多学校——包括西北大学和南加州大学——削减了工资和其他开支类别,因为在疫情期间注册人数和校园活动减少了。截至本月,尚不清楚在去年春天结束的2022财年,大学校园的支出削减恢复到什么程度。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