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期选举:罕见台裔与韩裔角逐,中国因素为何成为重要手段

来源:BBC 2022年11月5日

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前夕,驾车驶过加州南部的橙县(Orange County,奥兰治县)地区,在繁忙的街道口和商铺林立的地方,远远就能看见竖立着许多鲜红色背景的竞选广告。上边用黄色大字写着“中国的选择:陈介飞”(China’s choice Jay Chen),文字右侧有一颗五角星,象征共产主义。

44岁的台裔人士陈介飞是该选区的一位联邦众议员参选人,尝试和现任共和党联邦众议员、67岁的韩裔朴银珠(Michelle Steel)竞争这一席位。

陈介飞曾在一所学校推动过以“孔子课堂”命名的中文教学,对手试图利用这一点将他与中国和共产主义结合在一起。美国国务院在2020年宣布将孔子学院列为外国使团,即中国的政治宣传工具。

在本次美国中期选举中,大到联邦层面,小至州一级的选举,中国因素普遍被用作重要的选举手段。不论哪个党派,都越来越多地使用这种策略——要么攻击对手与共产主义有联系,要么指责对中国过于软弱。 美国媒体将这种策略称为“抹红”。

这种现象从特朗普时期就开始蔓延,螺旋式恶化的中美关系加上新冠疫情的爆发,令中国议题成为美国政治中的焦点。

在加州的国会45选区,一场罕见的亚裔对决更凸显出中国因素如何被当做选举策略。尽管两位候选人都强调,竞选取决于通货膨胀、石油价格等广泛问题,但他们的亚裔身份却成为彼此攻击的素材,令两位候选人之间剑拔弩张,更激起许多选民的愤怒。

支持孔子学院引发的争议

民主党台裔候选人陈介飞(Jay Chen)
民主党台裔候选人陈介飞(Jay Chen)

在朴银珠发出的一份竞选广告中,陈介飞举着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站在一间儿童教室里。墙上挂着毛泽东、列宁、胡志明等共产党领导人的画像,以及中国国旗等标志。上边还用越南语写道:“陈介飞邀请中国进入我们孩子的课堂。”

在她的团队发出的另一则视频中,两名穿着深绿色制服的越南裔美国人对话,背后摆放着中国国旗,以及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毛泽东的画像。一位说,“陈介飞花了上千万美元将孔子课堂带到加州。”另一位说,“陈将中国的政治宣传故意带到美国学校里?”前者回答,“没错,他是我们中的一员,一名社会主义战友。”

视频的最后,一行字幕写道,“陈介飞,他是共产主义的完美人选。”

这一选区跨越洛杉矶县和橙县,是美国在去年人口普查后进行的10年一次的选区重划中新创建的,是美国种族最多元的选区之一。选民约三分之一是亚裔,当中一半是越南裔,这里是美国越南裔人口最多的地方之一。这部分解释了为何将对手与共产主义结合是一项重要策略。

针对这些暗示,陈介飞在接受BBC中文访问时说,“我父母来自台湾,我祖父现在还住在那里,她竟敢说我是共产主义者,并且试图煽动反亚裔情绪,这是我经历过的最糟糕的事情了。”

这样的攻击还让他想到10年前竞选国会议员时,有些竞选标语写着“投给美国人”。“那就是假设我不是美国人。” 他说,他的团队还接到很多涉及种族歧视的电话,说他作为一个外国人没有资格竞选公职。

陈介飞的祖父母在中国内战时从大陆逃到台湾,父母在台湾出生,后来一家人又在蒋介石治下的戒严时期来到美国。他在美国出生、长大,进入哈佛大学读书,毕业后在一家咨询公司任职。他还在美国海军服役了12年。他曾在2020年时竞选众议院席位,后来退出。

“这是非常具有美国特色的经历,你可能是二代移民,或者本身就是移民,但你有机会在最高级别代表你的国家。”陈介飞说。

激辩对华态度

另一位候选人朴银珠同样具有移民背景。她是韩裔第一代移民,出生于首尔,在韩国、日本和美国三地成长。20多岁时来到美国,与家人一起开服装店。2020年,她当选美国众议员,成为首批在联邦层面当选官员的三位韩裔女性之一。

Michelle office
朴银珠是韩裔第一代移民,出生于首尔,在韩国、日本和美国三地成长。20多岁时来到美国,与家人一起开服装店。

“我的父母逃离了朝鲜的极权政府,这样他们的子孙才能自由地成长。中共想要压迫自己的人民,威胁像美国这样的自由国家。只要我还在国会,就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她在自己的国会网站上写道。

朴银珠是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成员,该委员会的任务是评估中共构成的威胁,并就如何对抗提供建议。她还曾推出一项有关防御台湾的法案,寻求确保美国在台湾遭到入侵时提供防御设施。在今年冬奥会期间,她曾致函国际奥委会主席,以中共侵犯人权为由敦促迁址。

针对“抹红”对手的说法,朴银珠的发言人兰斯(Lance Trover)在邮件中回复BBC称,“事实是,即便是在美国国务院和100名美国参议员强调孔子学院是共产主义的政治宣传之后,陈介飞仍加倍支持孔子学院,称任何胆敢拿他的立场说事的人都是‘仇外’和‘种族主义者’。”

“强调他对孔子学院的持续支持并不是种族歧视,这是他的历史记录。”兰斯写道。

陈介飞则说,12年前他所支持的中文项目在当时得到了国务院、大学理事会和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的批准,没过几年就发现不合适,结束了项目。2020年,也就是他们结束项目的十年后,国务院将孔子学院称作外国使团。“我的观点一直与国务院一致。”他强调。

朴银珠
朴银珠(左二)2020年当选美国众议员,成为首批在联邦层面当选官员的三位韩裔女性之一。

他表示如果能够进入国会,目标是在外交事务委员会任职,将强硬对抗中国的影响力。“我认为重要的是坚定立场,确保我们让中国为其侵犯人权的行为负责,无论是对待新疆维吾尔人还是香港人”,他说。

在台湾议题上,他提到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今年8月访台后,中国展开的大规模军演。

“当中国向台湾发射导弹时,我爷爷还在那里,最近,我的父母和兄弟都在那个岛上,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台湾面临的威胁,”他说,“作为第七舰队的一员,我对我的工作非常满意。第七舰队的任务是维护台湾海峡和南中国海的航行自由,如果中国对台湾采取更激进的行动,第七舰队会站出来的。”

共产主义与越南裔选民

行走在该选区Garden Grove市的街道上,随处可见越南语、韩语、中文等招牌的店铺,餐厅、发廊、超市,随便走进一间,店主都用这些亚洲语言招呼客人,仿佛不懂英文也能生存下来。这里选民的复杂性助长了两位候选人采取争议性的竞选策略,都试图把自己塑造成亚裔美国人的最佳选择。

加州橙县长期保守,原本势力稳固的共和党在重划选区后变得稍微脆弱。虽然美国中期选举往往对执政党不利,但这个地方的众多亚裔选民让民主党看到了放手一搏的机会。

对于老一辈越南裔选民来说,共产主义始终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刀。1975年南越沦陷后,大量难民移民到此。越南裔选民相对保守,他们对朴银珠在2020年获胜起到了重要作用。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CI)全球与国际研究副教授龙裴(Long Bui)专门从事越南裔美国人研究,他对BBC中文说,“越南裔选民已经习惯了在他们的社区中看到有关共产主义的攻击广告,但两名非越南裔候选人卷入这种长期存在的社区问题是非常罕见的。”

“这种攻击通过在两位候选人甚至两党之间制造裂痕来影响选民,让选民不得不去努力分辨孰真孰假。”他说。

今年50多岁的约翰阮(John Nguyen)在1983年跟随父母从越南来到这里,他在接受BBC中文的访问时说,他父亲当年是一名军人,南越陷落后,担心新政权对家人不利,于是举家搬迁到美国。他憎恨共产主义,当问到如何看待中国时,他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中国是共产主义政权,就这样。”

加州橙县越南裔选民John Nguyen
加州橙县越南裔选民约翰阮(John Nguyen)

约翰阮说,近年来中国议题时常出现在美国政治的讨论中,也成为他所在的社区的讨论焦点,很多越南裔选民在投票时将候选人是否支持中国作为重要参考指标,“这是每个人都关心的问题。”

不过他说,现在资讯太复杂,他无法辨别哪位候选人真正支持或者反对中国。“我知道陈介飞的祖辈也是逃难来到美国的,但他本人是不是有共产主义倾向,我没办法辨别”。

他不愿意看到两位亚裔候选人利用越南人的历史创伤和恐惧而针锋相对,“我宁愿有一位白人来代表我们”,他说。

尽管老一辈的越南裔选民在选举中重视中国的影响,但对于他们在美国出生的后代来说,则会优先考虑其他问题。这也使得越南裔选民成为该选区关键的摇摆人口。

加州橙县越南裔选民Christopher Pham
加州橙县越南裔选民克里斯托弗·范说,自己投票时最在意的是候选人的政治纲领,包括能否推动枪支管制,以及平等的税收和医疗保健,而不是如何使用竞选策略抹黑对手。

今年33岁的越南裔克里斯托弗·范(Christopher Pham)在美国出生长大,是两个孩子的父亲,称自己是中产阶层。对于暗示陈介飞是共产主义者的做法,他说,“我认为这相当种族主义,就因为他是华裔就把他与中国不好的一面结合在一起,这表现出对方的品味相当低下。”

范说自己投票时最在意的是候选人的政治纲领,包括能否推动枪支管制,以及平等的税收和医疗保健,而不是如何使用竞选策略抹黑对手。“作为一位父亲,我希望确保我的小孩在上学时不会因为暴力行为而感到害怕,”他说。

华裔的抗议与分裂

橙县竞选中的“抹红”受到华人团体的关注,距离大选仅剩一周多的时候,他们的代表集中在朴银珠的竞选办公室前表达抗议。

在美国的选举中,中国因素越来越常见地被当做一种策略和手段,不论是针对白人还是其他族裔的人。但有人担心,华裔的身份问题可能因此被绑架在一起,从而影响未来发展。

加州华裔卢春雨(中),江志高(右)
加州华裔卢春雨(中),江志高(右)

“这让我想起19世纪排华时期的照片,清朝时期中国人留鞭子,白人拿着他的鞭子。还有眯眯眼,与这个视频异曲同工,用另外一个方法来丑化我们美国华裔,”加州居民江志高说,他1995年从广东来到美国。

“我不是为了支持Jay Chen,也不是为了支持Micheal Steel,而是这件事情本身引起了我的愤怒。”

专程从华盛顿飞来加州的美国华人联合会(UCA)薛海培对BBC中文说,“在选举中拿中国说事越来越常见,尤其是对共和党来说,几乎所有全国性的竞选,中国是必打的牌。”他担心这种倾向会造成麦卡西主义重新抬头,激发出强烈的恐外情绪,“和中国的强大,美国人的担忧混在一起,一定会对华人社区带来不利影响。”

“找到一个模糊的东西,表明你和中国有某种关系,这样会限制你的成长和发展空间。”加州居民、美国华人政治联盟主席卢春雨对BBC中文说。他来美国已经20多年,担心华人的孩子将来会受到类似攻击。

不过,如同分裂的越南裔选民一样,华裔选民也并非一面倒。比如移民美国20多年的橙县选民李乔治就对BBC中文说,不管中国与共产主义议题如何成为选举中发酵,在美国的华人都不应该有“受害者心理”,对个别遭遇产生过度反应。

“遵守美国的法律,以美国的利益为优先,就不会有任何恐惧。”李乔治说。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