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归乡路⑬】看望老主任李绍孔

■作者:李勐 北卡 夏洛特

我旅居美国北卡州三十多年,总是忙于公司的管理和协会的社会活动,鲜有时间回家乡瑞丽。疫情过后,我终于从繁忙的工作中解脱出来,2023年11月初回到了阔别四年的家乡。11月24日,上午,我和三弟番李云、堂弟李维旺驱车前往芒市州邮电局家属区,拜访李绍孔主任一家。

见面三连拍

我出国前在德宏州瑞丽县邮电局工作过几年,李绍孔是州邮电局政治处主任,有的单位叫干部处,主管全州邮电局的干部。我当时是技术干部编制,李绍孔主任是我的领导。我和李主任还有另一层关系,他的太太刘贤英是我小时候在盈江县旧城幼儿园时的老师,可以说是看着我长大的。他们对我非常好,工作中关心备至,生活上照顾有佳。记得我一有机会到芒市,就会去主任家蹭饭吃,我最喜欢吃刘老师做的盈江菜了。我和他们的三个孩子相处得也非常融洽,亲如一家人,他们的小女儿李继红至今还张口就叫我李勐哥。

午宴,从左至右:番李云、李继红、李绍孔主任、李勐、李维旺。
胜似一家人

我们在邮电局家属区停车场刚停稳车,就看到前来迎接我们的老主任。已经90岁高龄的主任还出门相迎,我倍感温暖,忙迎上去紧紧握住他的手,嘘寒问暖,并拍下这难忘的时刻。没走几步就到了家门口,只见门前挂着大红灯笼,院墙上有一幅迎客松壁画,地上摆放着一盆月季花,花开得正旺,火红火红的非常好看。我拉着主任又拍下一张照片。进门后,我们直奔左边的会客厅。坐在沙发上,我们喜笑颜开地拍下了第三张合影。

环顾四周没有见到刘老师,我忙开口询问。没想到主任一下子收住了笑容,他低下头,半天说不出话,还一个劲儿地摇头。一旁的女儿李继红见状,忙解释说:“李勐哥,我妈妈2021年5月16日去世了。妈妈走后,爸爸非常伤心。”这让我非常意外,记得我2019年11月回国时,见到刘老师还好好的。想不到如今已是阴阳相隔,她老人家驾鹤西去了。我赶忙起身对着墙上刘老师的照片三鞠躬,悼念老师的在天之灵。沉默片刻,李继红打破僵局说:“李勐哥,爸爸知道你要来,特别嘱咐要我做点你爱吃的盈江菜。”李继红做了盈江豌豆粉、盈江火烧猪、盈江钢啷片、盈江包谷浆,都是我最喜欢的家乡的味道。

茶余饭后,我坐在主任身旁,试探着问道:“主任,以前听您讲过打仗的故事,但都是一小段一小段的,连不起来。您能完整地给我们讲讲您的传奇经历吗?就是请您做个口述历史。”主任闭上眼睛沉思了片刻,然后睁开眼睛,开始娓娓道来。

李绍孔主任讲述自己的戎马人生

我1934年8月12日出生在云南保山地区昌宁县。1950年昌宁刚解放我就参加了工作,最初在县武装部工作。7月份的时候,野战14军41师来昌宁招兵,我非常兴奋,第一时间就报了名,政审体检合格后光荣地成为了一名军人。新兵经过简短集训后,部队就开拔到镇康、耿马剿匪。我当时已是初中毕业,那个时候在部队里算知识分子了。于是,我在部队做了文化教员,兼任六零炮手。打六零炮算得上是一个技术兵种,我背着一门六零炮,负责指挥炮击敌人。特别是当敌人在山的另一边,步枪和机枪用不上,只有靠六零炮打击目标。镇康和耿马的地形复杂,山高水远,土匪活动很猖獗,加上我们的武器装备落后,剿匪工作非常艰巨。镇康县还发生过暴动,但都被我们平息了。剿匪两年,我的不少战友牺牲了,但最终我们取得了剿匪的胜利。

1952年10月,我们的部队野战14军41师开拔到滇西,122团驻防在瑞丽县,121团驻防在腾冲县,我所在的123团驻防在盈江县,负责盈江县和陇川县的剿匪任务。123团团部设在小平原,我在蛮允的营部做文化教员和秘书工作,管理着与连部的报表、文件、通信往来,还要写营部报告送到团里。那个时候从蛮允的营部送文件到小平原的团部非常不容易,不仅交通不便,还常有土匪骚扰。我每次送文件都有两个警卫员护送。我们三人三骑,我身背文件夹,横跨二十响手枪,骑着一匹高头大马走在前面;两名警卫员一人一只卡宾枪,骑马紧跟在我后面。当时一般的战士只能使用79式步枪,我们的装备算好的了。离开营部,我们便快马加鞭,一溜烟直奔团部。

李绍孔主任年轻时候的照片,英俊帅气

另外,我还兼任宣传员。在行军打仗途中,我们几个宣传员有时跑到队伍最前面,有时在队伍中间,有时又留在队伍后面,我们打快板、唱歌、喊口号,给战士们鼓劲。至今我还记得当时喊得最多的口号是:

同志们,上啊!
山高没有我们的脚面高,
路长没有我们的腿长,
狭路相逢勇者胜,
加油,前进!

九十岁的主任喊起口号来铿锵有力,连比带画的感染了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我们仿佛看到了激昂行进的队列,回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我三弟递给主任一杯热茶水,感慨道:“我从小就想当兵,想做英雄。您说的三匹快马、三条枪的场景太让我着迷了,刚才再听您喊口号真是太带劲儿了!”主任笑了笑说,“想当兵就对了,部队是很锻炼人的。”

2019年11月李勐专程去看望主任和老师,从左至右:刘贤英老师、李勐、李绍孔主任、李继红

主任继续说,我后来被调到团部当文化教员,遇到了一个好机遇。昆明陆军学院招收语言班,有英文班、缅语班和傣语班,每个班30人,学制三年。我报名参加了考试,经过文化考试、军事考试、政治审查,我终于考上了,成为了一名大学生。当时我们123团就我一个人考上了,荣誉和重担同时压在了我身上。三年的军校生活一晃而过,我毕业后回到盈江团部工作,能力得到了更多的锻炼。后来我们整个部队调到西蒙县,驻防在西蒙山。转眼到了七十年代初,我转业回到昌宁县,在昌宁县一中当校长兼英语老师,刘老师也从盈江县调到昌宁县小学当老师。

2005年4月23日,李绍孔主任和刘贤英老师披上婚纱拍下幸福瞬间。

主任讲到这里,李继红插话说,当时妈妈患有风湿病,身体不适应昌宁县的寒冷天气,特别想回到气候温暖的盈江县。为了妈妈,爸爸放弃了昌宁县一中校长的职位,1978年陪妈妈一起调回盈江县,在平原民族中学当了一名普通的英语老师。

主任却摆了摆手表示,无论到哪里工作,无论做什么,只要努力就好,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到了平原民族中学后,我还当上了工会主席,出席省里召开的第五届先进表彰会议,我还做为“先进个人”在大会上发了言。后来,又调到盈江县邮电局当书记,再到州邮电局政治处当主任,再后面的经历你们就都知道了。

前几年拍的全家福:李绍孔主任(前排右2)、刘贤英老师(前排左2)。

听了老主任的人生经历,李勐十分感概:主任的一生是辉煌的一生、传奇的一生。人生需要机遇,但更需要个人的努力奋斗。主任精彩的讲述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好战士、一个好学生、一个好老师、一个好丈夫。其实,他还是一个好父亲。他培养了三个非常优秀的孩子,老大李继军考取了云南师范大学,老二李继勇考取了昆明师范专科学校,老三李继红考取了云南工学院。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一家三个孩子都能考上大学,在德宏州真的不多见。现在三个孩子都细心照顾着老父亲。祝福主任晚年幸福,健康长寿。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